回忆唐有伯先生

来源:粤西网


碧海银沙网讯(图文/龙 鸣 编辑/小 雨 蔚 青)教师节那天下午17:46分,唐教授的夫人程老师打来电话,告诉我唐教授已于14:15分离世。尽管已经有思想准备,心底还是滚过一阵彻痛。唐老师,您就这样走了? 消息传开,半岛震惊,南粤震惊,怀念文字如雪片、似纸钱,纷纷飘落。

唐教授生前照
  岭南师院画家巨云和写诗痛悼,称:碧海蓝天可为证,半岛陨落一心星。广东省社科院知名教授王杰写诗《千古唐公》: 寻真砥砺仰才锋, 侠骨华章谁与同? 鉴水流芳传绝唱, 中州薪火见雄风。字字带泪; 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林卓才教授赋诗《缅怀唐有伯教授》 :平生有幸得识君,慧眼真知补拙文。殿撰仙居迎贵客,吾将順路作随人。句句含情。岭南师范学院博雅班学生敬献挽联:自红羊劫后,先生守有道素心,惟将言教以身教,箕裘连百代,春风桃李其华,公今去矣,何日相期邈云汉; 于白鹿隐时,我辈憾无缘新命,幸得经师兼人师,麟笔已千年,秋水蒹葭既萎,世皆痛之,从兹谁与立星空
  唐教授去世,是中国学界的巨大损失。唐老师来湛江后结识的新朋友可能不知道,这位蔼蔼老者青壮之年曾是我国学术界的翘楚,他是中国知名学者苗力田的高徒,而苗公又是西方哲学史权威专家、西南大学陈康的弟子,陈康—苗力田—唐有伯,是一条清晰而令人敬畏学术线索。对一般学人而言,权威杂志《中国社会科学》简直高不可攀,而唐老师在此刊发表的哲学论文竟长达27页!这一高度,至今仍无人企及。


  唐教授去世,是南粤之痛,半岛之痛。到了晚年,唐老师的兴趣转移到地方文化研究。以他深厚的学术素养,自然成为权威。人们争论雷神的起源,争论雷阳书院的历史脉络,争论历史文化名人陈瑸的身世,众说纷纭,唐教授一发声,立刻鸦雀无声。其立论之高,依据之实,谁可与之争锋?如今唐公远去,以后再有争执,找谁评判?
  唐教授去世,是岭南师院难以弥补的损失。梅贻奇有言:大学之大,非大楼之大,有大师之谓也?岭南师院有幸得两位大师,哲学家唐有伯和美学家劳承万,可称为岭师双璧。有了这二老,岭南师院在学术上有底气,在邻校间可炫耀。两位老人可从来不是作作样子,撑撑门面,学校开设博雅班,培养出一茬茬青葱毓秀的学子,没少仰仗这两位老人。唐教授仙逝,劳教授不禁大发悲音: “钟子期死,伯牙绝琴。我虽无伯牙的绝技,却有伯牙的哀叹!”博雅班的一位名叫贾天卜的学子写道:“得知唐有伯老师仙逝的消息时,我正在外地赶回家乡的路上。已是深夜,街灯忽明忽暗,我恳求司机将我载到一个尚未关门的门市,买上一包唐老师生前喜爱抽的中华烟,点燃一支在手里,另一支在路边,或者说,是世界的另一头。 ”这位学生写得文章很长,文中包含的真情与才情,足可让唐老师欣慰。


  当然,唐老师去世,更是陈瑸研究的重大损失。为了编辑点校《陈瑸全集》,这几年我们上穷碧落下黄泉,把陈瑸留存在世的遗文断简,以及他走过的省市县的志书中有关他的评价,基本上都寻找到手。唐才师负责在网上找,我分管在社会上搜。先是通过一位搞收藏的朋友,搞到民国年间未竟的《陈瑸全集》底本,唐老师在网上找到浙江图书馆有一套陈瑸诗文手抄本,又从村野乡间找到陈瑸书信的完整本,再加上雷州古本、富文斋十卷本和乾隆八卷本,成为编辑《陈瑸全集》的主干材料。如今校对工作尚未完全峻工,剩下的工作让我诚惶诚恐。


  我来湛江师院的时候,唐老师已经退休,兴趣开始转向地方文化研究。由于唐老师可师可友,兴趣相投,我们的接触多了起来。出去游玩,我很乐意邀请唐老师参加,跟他在一起,给我许多教益,也给他的退休生活带来许多乐趣。我们一起去杭州讨要古善本的影印件,去台湾寻访陈瑸踪迹,去广西八寨沟游玩,去罗平参观于成龙纪念馆。近处的雷州吴川,更是常来常往。远远近近,十几年间我们跑了不少的地方。我从电脑中翻出一张张老照片,回放视频般回忆这位良师益友。他的温和与严厉、认真与随意、勇敢与畏惧,随着熟悉的音容笑貌,重新回到我的眼前。
  唐老师温和,是一般人都能感觉到的,他的随和、平和、宽和,随着他的笑声传达出来,让人感到非常亲切。跟他在一起,都有如沐春风之感。他见到新朋友,都笑容满面,谈笑风生。他不是对谁和气,而是对所有的人和气,在一起聊得挺开心,下一回他不一定能认出你是谁。


  所谓严厉,是碰到学术问题。有一回,他严厉地问我:“岭南三大清官”的说法是不是你先说的吧?网上谬种流传,想改都难!我很委屈地说,我引用过,但不是始作俑者呵,不信你查,这个说法很早就有了。他说这个说法很有问题,不纠正一下对不起读者。为此,他专门撰文《雷琼三异人是怎样变成岭南三大清官的?》批驳这种说法。文中指出:“这个提法之“谬”,不在于海瑞、陈瑸是否是大清官,而在于丘濬是否是个大清官。为此,他利用高超的电脑技术进行搜索,结论是“从明到清,从清到民国,没有一本书、一篇文献,说到丘濬是“清官””。最后他得出结论说:丘濬所以被冠以“大清官”的美名,完全是借了陈瑸的光,托了陈瑸的福!在学术上,没有敢跟唐老师叫板,一个观点出来,大家会有些担心地问,唐老师怎么说?温和与严厉,就这样奇特地统一在唐老师身上,这可能是学养深厚人的共同特点,孔子就“温而厉,为而不猛,恭而安”。


  大体可用“随意”二字形容唐老师对生活的要求。他不讲究穿,从来不穿很值钱的衣服。出席正式场合也打领带,看上去有些别扭。在非正式场合,穿衣就更随便。当然,不论什么衣服都难掩他的学者气质。再说吃饭,碰到什么吃什么,从不讲究。一起出差,我俩经常住一个房间,从大陆各地到宝岛台湾,什么样的房间都住过,从来没听他提什么特殊要求。但只要碰到学术问题,他立马认真起来,变得十分执拗。我们一起编校《陈瑸全集》,一共分四个部分:文集、诗集、家书和生平。文集和生平部分比较难,他亲自来。我的任务是校对诗集和家书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真正领教了唐老师的认真。每校一个字,要看五个校本,其中的艰辛不亲历绝对难以想到。经过一轮轮校对,我的意见是先交出版社,听取了编辑意见后再来补充。唐老师坚决反对,他说良工不示人以璞,粗粗拉拉的半成品怎么能拿得出后呢?这里就牵涉到唐老师的畏惧。作为君子,都有其畏。《论语》言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、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在唐教授眼里,陈瑸就是高尚的人,对他的文字心存敬畏,唯恐出错,一遍遍细细校对,唯恐遗漏,一直在慢慢搜求,就在三个月前,他还找到陈瑸的一篇新的文章,是陈瑸给福建尤溪县志写的序言。唐老师经常能从别人的文章中挑出毛病,他最受不了的当然是有人能从他过手的文章中挑出硬伤。这体现了他对读者的敬畏,他经常说,世有高人,白字黑字写下,不可不慎


  说到勇敢,唐老师有异乎寻常的表现。一般老人,面对现代科技,往往畏难而退。唐老师不怕,用善于钻研,百折不挠的精神克服了无数困难,达到专业人士都难以企及的高度。面对生活中的困难,唐老师也表现得十分勇敢。去年暑假唐老师回家探亲,回来赶上铁路买票紧张。作为一个退休老人,他完全可以等客运高峰过去再轻松赶路,可是他惦着给博雅班的学生上课,决然买一张站票往回赶。在拥挤中站三十多个小时,一般年轻人可有这份勇气?
  广东财经大学发来唁电里说:唐教授致力于搜寻、挖掘、整理陈瑸先生的廉政史迹,并进行系统,卓有成效的研究,使陈瑸 面被历史尘封了200多年的“镜子”被重新擦亮,这对雷话历史文化的深入研究,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。这里面的因由我最清楚。我们一行在台湾探访陈瑸足迹,一路上,有人往各种刹寺道观的功德箱里投钱,唐老师无动于衷。到了台南北极殿陈瑸像前,唐老师掏出大把的钱塞入捐款箱,然而在陈瑸像前深深拜下去。从古田回来,从来不进行文学创作的唐老师突然写了篇感人至深的散文章:《陈瑸在古田,我彷佛看到他的身影》 ,开头写道:“康熙三十八年(1699),临近清明,一个瘦削的中年汉子告别亲朋,离开梅菉,向远方,擎雷山方向,深情一躬。从此,他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、海疆京城,但,再也没有踏上归程。他就是陈清端--陈瑸。”接着,他用两千多字的篇幅,简洁准确而又饱含深情地写了陈瑸与古田百姓的深厚情感,结尾如一曲乐意的高潮,把作者对陈瑸的情感推升起来: “那身影是精神,为政者一直提倡的精神:清正廉明、洁己爱民、一心为公!


  那身影是代表:代表民族传统的天理、世道、人心。 为此,我要大声歌颂:万古不朽的陈瑸! ”在这里,唐老师自己回答了他为什么如此钟情于陈瑸研究。
  现在,唐教授也给了我们一个远去的身影。在我眼中,唐教授的身影与陈瑸的身影慢慢重合起来。哪个身影里,包含着中国人世代珍重的古君子风。